今天是: 2017年11月23日 星期四
瘦肉精违法案件举报电话:0456-8287110

       栏目导航  网站首页>>疾病防治>>

猪伪狂犬病经典疫苗遭遇新毒株

  发表日期:2017年2月8日   出处:中国畜牧兽医报   

  一种猪病,既非重大动物疫病,也非一类疫病,但它却时时牵扯着业内人士的神经。因为,一旦感染此病,猪将终生带毒,且尚无有效治疗药物。

    近年来,围绕着猪伪狂犬病防控与净化相关问题,业内一直争论不休。2016年7月14日,广东省畜牧兽医局发布通知,就原种猪场动物疫病净化征求意见。意见稿明确提出,自2019年1月1日起,未通过伪狂犬病净化评估的原种猪场,将被取消种畜经营资格。由此,将近年来一直持续的猪伪狂犬病防控话题推向了高潮。

    紧接着,10月中旬,在江苏南京举行的第五届李曼养猪大会上,猪伪狂犬病的相关话题也是关注的焦点。

    而这一切,都缘于2011年以来的一场“病变”。

    疾病流行印象

    2011年以前,我国普遍应用Bartha-K61疫苗预防猪伪狂犬病,发病率下降,总体控制较好,已有不少种猪场成为阴性场。“但2011年以来,猪伪狂犬病再度流行,波及我国生猪主产区,包括华北、华中、华东、华南和西南地区。”谈及猪伪狂犬病流行的状况,中国农业大学教授杨汉春表示。

    华中农业大学动物疫病诊断中心监测显示,2011年10月份,猪伪狂犬病疫情首先从黄河以北养殖密集区域开始,从北向南蔓延开来;2012年3月~11月在华北、华中、华东形成长时间的疫情暴发流行;2013年4月开始,疫情扩散至广东、广西;2014年6月份以来,西南地区部分规模猪场伪狂犬病野毒感染率明显上升。

    “当时全国暴发得很严重。”河北美神种猪育种有限公司总经理陈锋剑告诉记者,他是与周边客户沟通了解到的,而且目前试剂盒依然检出猪血清呈阳性,并有临床症状。

    山东信得科技公司猪药事业部总经理张征告诉记者:“伪狂犬病已经严重影响生产。前几年陆续发现,猪打疫苗后有10%~20%的死亡率,普通疫苗已经防不住。”浙江省“千人计划”特聘专家、杭州贝尔塔兽医诊断实验室李龙博士也向记者表示,当时的发病率和死亡率各有50%,且发生在已免疫过的猪场。

    2014年6月,就在第37届养猪产业博览会(广州)召开之际,因发现参与拍卖的种猪感染伪狂犬病野毒,主办方果断取消了拍卖活动。

    杨汉春给出的一份统计数据显示,2015年对来自全国24个地区(省、市)合计301个猪场送检的17456份样品进行了猪伪狂犬病野毒抗体检测,总阳性样本数为7194份,平均阳性率41.2%。阳性猪场229个,占比76.08%。阳性率100%的猪场4个,河北、河南、江苏、浙江各1个。

    另一份重要数据来自中国动物疫病预防控制中心。自2011年以来,该中心兽医诊断室连续6年对全国近百家原种猪场进行了猪伪狂犬病情况监测,掌握了一手数据。

    该诊断室主任杨林向记者介绍,2011年~2016年我国原种猪场的猪伪狂犬病感染率逐年降低。一是猪场阳性率和个体平均阳性率逐年下降。6年来,场阳性率由2011年的64.3%下降到2016年的25.3%,个体平均阳性率由17.8%下降到13.7%。二是猪场猪伪狂犬病净化转阴效果明显。截至目前,现有91个监测猪场中,有24个场转阴后已经保持3年以上,其中17个原种猪场转阴后已经保持4年以上。不过,该组数据并未涵盖商品场。

    新毒株遇老疫苗

    据不完全统计,2011年以来,国内科研单位相继从我国暴发猪伪狂犬病的猪场中分离到多株伪狂犬病毒,童光志所在的上海兽医研究所团队分离到HeN1株、JS-2012株,哈尔滨兽医研究所仇华吉研究员团队分离到TJ株,南京农业大学姜平教授团队分离到ZJ01株,农业部兽用生物制品与化学药品重点实验室潘文等人分离到ZY-2014株。

    除上述单位外,华中农大、中国农大、国家兽用药品研究中心等科研单位相继研究证实,伪狂犬新分离毒株存在变异,变异株致病性较之前的伪狂犬病毒有所增强,且发生在经典Bar⁃tha-K61株疫苗免疫猪群。

    “但在全球,Bartha-K61株疫苗的干预结果已被广泛收录和充分了解,许多发达国家通过根除手段,消除了本国传统伪狂犬病。”美国明尼苏达州派斯通兽医诊所兽医学博士高登·斯普朗克称。据记者了解,高登所在诊所于2014年曾发表论文证明猪流行性腹泻病毒(PEDv)可由动物饲料携带传播,并称首次证实了人们对饲料传播PED的怀疑。

    

    作为经典毒株,Bartha株于1961年由匈牙利学者Bartha分离,该疫苗毒株由于反复传代,是一种天然基因缺失疫苗。据统计,目前Bartha-K61株疫苗在全球市场占有率超九成,在我国也有八成。

    1979年,哈尔滨兽医研究所袁庆志将Bartha-K61种毒引进到国内,至今已有37年。随着Bartha-K61种毒低成本大范围使用,目前国内伪狂犬病疫苗生产厂家已近60家。

    现在说变异毒株或新毒株,就是指2011年以来的流行毒株,中国农业科学院上海兽医研究所所长童光志向记者解释。

    “传统伪狂犬毒株出现在上世纪90年代初,变异毒株2011年在中国出现,变异毒株与传统毒株差异较大。”高登称,与其他国家不同,当接种Bar⁃tha-K61后,中国的猪在感染变异毒株后产生了不同反应,变异株的控制在中国仍面临很多挑战。

    “就应用层面看,新毒株和经典毒株没什么区别,把毒株区别开,我认为没有必要。”海博莱(中国)公司猪产品技术服务总监曾容愚博士告诉记者,因为没有具体证据证明毒株变异全是疫苗的问题。对此,曾容愚等人提出增加Bartha-K61株疫苗接种次数以提供更强和更持久保护。然而,业内对此说法不一。

    仇华吉认为,从充分发挥药效角度看,增加免疫保护就像吃饭,不抗饿,就得多吃几碗。童光志则持不同意见:“加大剂量就能保护得很好不是那回事,因为毒株变异,就算加大剂量,也不能把变的那部分补回来。”杨汉春也认为,加大免疫频率不能让阳性场转阴,反而会导致免疫麻痹,伪狂犬疫苗只能阻止病毒的传播,不能完全将病毒清理。

    显然,Bartha-K61疫苗保护率问题已成为当前业内争论的焦点。

    四川农业大学教授郭万柱则向记者表示:“全国好几个专家都在说变异的事,现在国内把变异株炒作得太厉害。截至目前,没有人检测出伪狂犬病毒血清型有差异,如果有差异那就是两回事。但目前血清型只有一个,也就是说不管哪种伪狂犬疫苗,都可以交叉保护,只是免疫效果或好或差,但单纯地说Bartha-K61无效是不现实的。”

    一位不愿具名的动物疫控专家也向记者透露:“疫苗保护率与多种因素有关。有些猪场反复免疫,一年免四次仍在发病,有的免一两次,用的仍是传统苗,却一直没发病,不能单纯得出毒株变异导致免疫保护率降低的直接结论。”

    与新毒赛跑

    时下,一场与新毒株的科研赛跑正在国内默默推进。

    据了解,业内郭万柱教授、陈焕春院士曾先后开发出人工基因缺失疫苗SA215、HB-98和HB2000疫苗。HB-98已于2012年上市,SA215和HB2000两款疫苗于今年刚上市,没有市场数据。

    与Bartha-K61自然基因缺失疫苗不同的是,上述三款疫苗均为人工基因缺失疫苗,HB-98是双基因缺失,而今年上市的SA215和HB2000则是三基因缺失疫苗,分别基于本土毒株闽A株和鄂A株研制。

    据记者了解,国内已有四五家单位正在研制伪狂犬病新毒株疫苗,包括上海兽医研究所、哈尔滨兽医研究所、南京农大,以及普莱柯公司。

    “目前除了经典毒株,其他新毒株疫苗卖的量很少,在统计上可以忽略掉。”李佳丰称,当前国内伪狂犬疫苗市场预计不到5亿元,但潜在新毒株疫苗市场预计达到数十亿元。

    童光志预计,新疫苗上市还要两三年,因为疫苗审批过程费时间,需要做很多试验,还要经报批等多个程序,而且人工基因缺失疫苗还要做转基因安全评价。“而此前进口的Bartha-K61株是自然缺失疫苗,无需通过转基因安全评价,省去了很多麻烦。”

    据长江证券分析师陈佳测算,目前猪用基因工程疫苗市场空间或达67.3亿元,其中伪狂犬疫苗市场空间将达10亿元。

    “传统疫苗很快就会站不住脚,市场也会被挤压。”童光志称,新疫苗不仅对新毒株,对经典毒株也会保护得很好。

    回归养殖户关切

    目前,我国每头母猪出栏肥猪数14头~16头,与美国的平均水平25头差距很大。杨林称,猪伪狂犬病严重影响仔猪成活率,是导致我国每头母猪出栏肥猪数少的重要因素。

    早在2012年,国务院发布的《国家中长期动物疫病防治规划(2012~2020年)》就把猪伪狂犬病等11种二类动物疫病和5种一类动物疫病列入了优先防治的国内动物疫病名录,并把猪伪狂犬病与高致病性猪蓝耳病、猪瘟、猪繁殖与呼吸综合征列入了种畜禽重点疫病净化考核病种,要求到2020年全国所有种猪场达到净化标准。

    2013年,农业部就针对性地提出种猪场疫病净化要求,并在全国开展国家猪伪狂犬病净化示范创建活动。杨林介绍,兽医局即将出台的种猪场疫病净化指导意见以及种猪健康标准,首选的就是猪伪狂犬病净化。下一步兽医局将在净化示范的基础上,加大推进力度,全面开展种畜禽场疫病净化工作,鼓励引导养殖企业主动参与。

    针对伪狂犬病净化与不净化对养殖场生产效益的影响,杨林所在团队有专门研究。

    研究显示,中等规模养殖场(1.65万头~8.47万头)实施伪狂犬病净化对提高猪生产性能的效果最优。在不放松防控的条件下,净化持续时间越长,猪生产性能提高幅度越大。伪狂犬病净化有效提高了养殖场的生产率水平。已经实施净化养殖场比未净化场的销售量和销售额平均增加0.38万头和177.4万元,且不同阶段猪的销售量和销售额都不同程度地大于未净化场。

    “回归养殖户关切才是最重要的。”有着多年动物疫病临床诊断服务经验的李龙说:“专家和企业代表们说得都对,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利益和立场,毒株变异与否,是什么株,什么保护率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承诺给养殖者的防控效果谁能做出来。”

    据广西桂宁种猪有限公司经理雷树桥介绍,他所接触的一些猪场此前也有部分感染,做了净化工作,目前猪场比较平稳。目前来讲,一旦发现猪感染伪狂犬病,只能淘汰,没有别的办法。

    “专家们争论得很激烈,可养殖户怎么办,不能让猪等死。他们会说,我们该相信谁?”李龙称,在养猪行业,转化成价格和产品的载体是猪,可猪不会说话,离猪最近的是养殖户。养殖户不会谈也不想谈变异与否的问题,如果能站在他们的角度考虑把猪养好,那事情就好办了。

    当前,我们应该告诉猪场什么?李龙有自己的看法:如果行业内能把既有的资源,把疫苗、诊断,加上疫苗的认识和使用方法,再加上防控体系、应急体系用到极致,成功的净化目标就不会远。“业内有成功净化的经验,虽然很费劲,但成功不能被抹煞,行业内需要深究:成功净化的套路是什么。”

    那么,问题来了——

    谁能先站在离猪最近的立场,从此出发,再去考虑伪狂犬病的解决方案?希望这一天的到来不会太晚。


 

浏览数量:791

地址:黑河市畜牧兽医局 电话:0456-8224941 传真:0456-8287110

copyright © 2011 黑河市畜牧兽医局 黑ICP备12000002

技术支持:黑河天漠海电脑公司